研究方向
发布时间:2022年03月07日
浏览次数:

研究方向:

肿瘤发生发展的分子机制

1.细胞可塑性在肿瘤发生阶段的分子调控机制

细胞身份属性调控(如转分化)在肿瘤发生阶段扮演重要角色,其分子调控机制有待阐明。我们选择胰腺外分泌腺作为研究体系,外分泌腺中腺泡细胞具有高可塑性,KRAS突变诱发腺泡细胞向导管细胞化生(Acinar-to-Ductal Metaplasia, ADM)是胰腺癌发生的关键起始。我们利用Cre/loxp系统基因工程小鼠、Organoids、细胞系、临床病患样本等重要模型研究发现腺泡细胞中特异富集的miR-802通过RhoA-F-actin调控轴抑制腺泡细胞F-actin重组,进而抑制KRAS突变诱导的ADM及胰腺癌发生(Gastroenterology, 2022)。

2.肿瘤细胞生存与发展分子机制

氧化应激、化疗药物耐受以及代谢重编程等是发展完备的高阶肿瘤细胞特征。我们在高阶肿瘤细胞中研究了其维持氧化应激平衡、调控化疗药物耐受以及代谢异常的分子生物学机制。我们前期工作阐明了肿瘤细胞中高表达的癌基因iASPP调控氧化应激平衡并提高肿瘤细胞对化疗药物耐受的分子机制(Cancer Cell, 2017)。探索了iASPP活性调控的生化机制(Cell Death Discovery, 2021)。此外,我们与ETH Zurich合作者构建了基于DBDI电离源的高通量、无需标记、对极性与非极性代谢物均有响应的单细胞代谢物质谱分析平台,并利用该平台研究了胰腺癌脂质代谢(Angew Chem Int Ed Engl, 2021)。

3.消化系统肿瘤发生发展的分子机制

我们计划利用基因工程小鼠、Organoids、细胞株、临床病患样本等重要模型,从胰腺癌入手,继续研究消化系统肿瘤发生发展的分子机制。以从分子、细胞、器官及群体水平去深入阐明消化系统肿瘤的分子病理机制,并积极将有关发现从实验室向临床应用去转化。

人才队伍